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财经资讯 > 正文
中国钢铁业病态布局:河北多出上亿吨产能
发布时间:2015-05-18  来源:腾讯财经  作者:

中国在最不该发展钢铁业的河北省,搞出了世界级产能,在最需要发展钢铁业的浙江、福建、广东、广西,产能却微不足道。几十年一贯的布局错误,已经酿成严重后果。

提起华北雾霾,人们一致指责环保部门。环保部门不是没有问题,但华北雾霾的特殊性,决定了环保部门即使足够称职,空气质量也不会根本扭转。因为这背后,有个病态的区域产业不当布局。

有人认为,山西和内蒙古坑口电站的装机容量巨大,在盛行西北风、西风时,火电厂污染排放物会飘到京津地区及周边。随着中国超超临界煤电技术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其排放已经逼近天燃气发电,国家有必要推动早期高污染低效益的小煤电机组提前退役,或加大污控力度。煤电虽然是华北污染的原因之一,但华北煤电分布比较分散,从PM2.5数据看,煤电集中的内蒙古、山西局部地区并不如京津严重。

依笔者看,煤电是原因,但更大的原因可能是高度集中的河北钢铁业。在京津周边地区集中了全球最高密度的钢铁产能,让笔者想不把它作为重点考察对象都难。

据环保部门的调查,中国20个污染最严重的城市中,17个是因为拥有大型钢铁厂。

钢铁行业的布局非常重要,是一门严谨的科学。钢铁业对其他工业有巨大的聚集和引导作用,钢铁工业的布局首先要充分考虑区域经济发展的需要。钢铁业一般布局在钢铁市场所在区域,其次才是原材料(铁矿石)产地优先。因其生产特点,钢铁工业必须考虑水运的便利程度,以沿江、沿海为佳。且钢铁属于高耗水行业,严重缺水的地区不宜布局大规模钢铁企业,否则,必然造成与其他产业和民生争水。

另外,钢铁属于高污染行业,污染成分比较多样,从形态上讲有气体污染和粉尘污染,因此,布局必须考虑风向和风速。在钢铁工业的下风向一段距离内,不应有环境敏感区(居民区、学校、医院、风景区及名胜古迹等),更不用说有人口密集的大城市了。

以此综合考量中国的钢铁工业布局,就会发现诸多不合逻辑的地方,难以自圆其说。

譬如,若说河北钢铁业是因发改委的失误,不小心多搞了三五千万吨,可以用“经验不足”、“发展过程中难免”来搪塞,但据称河北钢铁业多出的是上亿吨的产能,任何借口都无法服众。又比如,武钢和宝钢的两广项目却因行政审批被卡壳四年之久,更令人费解。

目前雾霾压顶,河北钢铁被迫大幅度去产能,实现“北钢南迁”,几千亿元的社会财富浪费已经铸成。一个团队或个人,偶尔犯错误是可以谅解的,但一些决策部门在钢铁业规划上能连续30年持续不断地犯同样错误,就未免有点荒诞。

中国钢铁布局逻辑

钢铁工业之重要,已不用强调。历史上的极度欠缺,曾导致新中国第一代领导人喊出“以钢为纲”,甚至导致了1958年大炼钢铁的极左行为。改革开放后,第二代国家领导人引进的第一个超大型项目就是宝钢,最终花费170亿美元,相当于1979年签约时国家外汇储备的8倍,“倾家荡产搞项目”。

政治领袖拥有钢铁热情,但在项目具体实施上,就必须有执行和管理部门的科学规划并由其实施,才能实现钢铁业发展的科学化和价值最大化。

中国是大国,地区发展条件不同,发展又不平衡,对于钢铁工业的布局,尤其要谨慎。

建国后的长期冷战,数次边境紧张,使得新中国重工(股价.资讯)业建设的布局首先以生存能力作为考虑基点,广大沿海地区重工业相对布局不足。随着冷战结束,国家对沿海省份进行重工业补课是必须的国家产业战略。

沿海布局钢铁业,可以缩短澳洲和巴西的铁矿石运距,节省物流成本。另外,沿海有较理想的风速和常年有风天数,钢铁对当地的污染将会大为减轻。从供水上看,南方沿海省份水源充足,雨水充沛,淡水也容易收集。从任何一个方面来看,广西、广东、福建、浙江、江苏部分地区,胶东半岛部分地区,以及沿江部分地区,都应该成为中国钢铁业布局的重点区域。

渤海湾沿岸,固然也可以少量布局钢铁,但因胶东半岛和渤海湾普遍缺水,且人口密集,故钢铁业布局以满足一定纵深市场需求为主,不应作为中国钢铁产品对外大规模输出的产地。

至于中国内陆地区,考虑风速、水资源、铁路运输成本和铁路运力负担,且人口密集等制约,应避开上马新的大型钢铁项目。而沿江地区,可以在安徽、江西、湖北、江苏适当布点。

西南的四川盆地,是中国重工业和大型装备制造业集中的地区,但其年均风速低,有风天数少,所以应尽量少发展钢铁和石化类产业。对这类材料的需求应尽量实行外调输入,长江航道可以提供低廉的物流服务来控制其成本。

中国幅员辽阔,地跨寒、温、亚热带。这样的气候决定了中国北方每年都有数个月不适宜搞土木工程。因此,建筑和市政用钢,北方会规律性出现年度真空。鉴此,中国钢铁产能在确保北方工业和部分建筑需要的情况下,应尽量往南方省份布点。在寒冷季节里,可以利用相对不太繁忙时段的铁路和水运运力,将北方开春之后对钢铁的超量需求从南方调剂到北方。

但是,图表1的数据,完全不符合合理的钢铁工业布局逻辑,令人错愕。

从这组数据看,中国在最不该发展钢铁业的河北省,搞出个病态的世界级产能;却在最需要发展钢铁业的浙江、福建、广东、广西,其产能微不足道。可以说,中国钢铁业布局是完全按照错误的方向发展,已经错过了国家高速城市化为钢铁业提供的优化全国布局的契机。

国家发改委,是中国钢铁业布局规划和项目审批的机关,中国钢铁企业产能扩充和新厂建设,都要经过层层报批。面对这组数据,笔者只能扼腕叹息。

恶果已生

笔者并非说河北就不能发展钢铁业。实际上,在一些有铁矿资源的城市,适当发展一些满足本省市场,可以解决就业和增加税收,还是有必要的。一些有特殊矿产的城市,如承德发展钒钛合金钢,是善用地方优势资源的选择。

但是,我们不能避开这个基本原则:普通钢材的产能应总量控制,这是由河北的风向、风速、水资源供应及京津高密度人口区的现实条件所决定。就河北及京津市场需求来看,河北拥有5000万吨钢铁产能,就已经完全足够,其中大部分应布局在沿海,使用进口原料。对于中国这样的人口和制造业大国,没必要急切开发自己的矿山。但他们却奇迹般地搞出个近2亿吨产能,而且大部分在河北内陆地区。

错误的钢铁布局,如今恶果已生。

首先,这增加了中国钢铁产品的最终价格,伤害了下游产业和消费者利益。

冀鲁苏三省,比广东、福建离铁矿石主产地的距离,多出一两千公里;钢铁成品大量调往中南部省份,又加剧了铁路运输负担,提高了物流成本。这些增加的成本,最终要由产业链转嫁给消费者,伤害了消费者利益。如果上世纪90年代,就在广西防城港建设武钢千万吨钢铁基地和湛江宝钢千万吨基地,广西、云南、贵州、粤西都将有更便宜的近距离钢铁产品供应。中国铁路运输将减少一大块负担,从而留出运能为其他产品服务。须知,2000万吨的运量,相当于一条单线铁路运能的三分之二。

其次,错误的钢铁布局,使得中国错过了区域产业优化的契机。

譬如广东,一直是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深圳也已成为与京沪比肩的超一线城市。但一个无奈的现实是,广东装备制造业在全国来看则不突出。如果广东珠三角能提前布局一家钢铁联合企业,势必会引导一大批装备制造业在周边聚集。随着中国产业升级,装备产品日益智能化,以深圳为领头羊的珠三角信息工业,将可能推动珠三角成为中国高端装备制造业的基地。但这只是个假设,当广东要腾龙换鸟时,却发现没什么好鸟可换,珠三角高端产业过于集中在信息产业,反对广东的发展形成制约。再譬如福建,虽有非常杰出的区位优势,但因重工业发展不足,影响了各产业门类协调发展,成为一个产业结构“缺胳膊少腿”的省份。

再次,钢铁布局带来的雾霾,对华北人民健康造成严重伤害。高耗水加剧了华北缺水状况,对自然生态造成严重破坏。

这个已无需赘述。河北内陆是少风地区,且环绕京津两大都会区,本来就应严控三类工业布局,但却搞出个庞大的钢铁怪兽,那首钢搬迁的意义何在?现在不论刮哪个风向,京津都很“荣幸”地承受全方位、多方向的钢铁业粉尘和污浊空气的供应。

河北、山东都是缺水省份,建设如此庞大的钢铁工业,导致河北每年多消耗40亿立方米淡水,使得水资源本就紧张的京津冀地区更加紧张。河北钢铁用水,相当于东线南水北调年输水量的30%。

另外,错误的钢铁布局会形成“反噬”,将对河北的未来发展形成桎梏。今日河北钢铁业的畸形,除了国家发改委乱批项目,环保部门监管不力,河北各级政府的推动是另一个关键因素。低效GDP使得河北多个城市的空气质量在全国进入倒数前十名。

京津可凭借其他要素上的绝对优势,而继续吸引高端人才,但对于河北,却连稍清新点的空气都无法提供,还有其他方法吸引人才和知名企业落户吗?当国家度过基础设施和房地产建设的高潮期后,钢铁行业必然萎缩,彼时河北的未来又在哪里?可以悲观地预见,这里未来将出现一座座的“匹兹堡”。

替国有钢企说句公道话

改革开放以来,任何质疑民营企业和私有经济的人,多会被扣上思想不够解放、左派、仇富等帽子。但今天谈论雾霾和钢铁业的畸形发展,如果不谈谈民营和国有钢铁企业的各自问题和责任,又难以找到根源。

钢铁产业一般有炼铁、炼钢、炼焦等关联或上下产业链关系的环节。炼钢后续环节还包括轧钢,包括建筑用螺纹钢、钢丝盘条,以及各类钢板、无缝钢管等,还有各类为装备制造业定制而直接浇铸出来的坯件,还有高端的特种钢制造(如汽车钢板、弹簧钢、轴承钢、船用钢材等)。

为实现钢铁工业效益最大化,建设大型联合钢铁企业是最佳选择,这需要一个钢企必须有较高的技术能力和管理能力。从排污控制上,大型钢企污染排放控制的单位成本远低于产品单一的中小型钢企。

河北钢铁总产能中到底有多少是民企,有多少是国企?污染排放不合格的企业,又有多少是国企,多少是民企?笔者无法查到精准资料。这也难怪,涉及到“政治正确”,很多部门、媒体和个人讳莫如深。

但有报道称,中国钢铁企业中有70%的污染排放不合格;另据报道,中国钢铁产能中民企占70%。

污染控制的平均成本,每吨钢约需要100元。大型国企因多是钢铁联合企业,相对会低些,民企则因规模小、技术能力限制、厂内产业链短,则成本会略高。

从动机上讲,大型国企管理层冒违法风险而不控制污染的动机是没有的。因为节省的成本,与他们的切身利益并不正相关,但违法排放的责任他们则逃脱不了。

而对于民企,节省的每一分污控成本,都会进入私人股东的腰包。在中国过去20年权力寻租异常疯狂的时代,污控节省成本的少部分用于灰色运作,可以给民营钢企带来足够的违法排污安全。

因此,笔者可以大胆地做这个猜测,即这70%污染排放不达标企业中的绝大部分都是民企。而且民企钢铁产品多以建筑用钢为主,这种产品竞争极度惨烈,利润远不如宝钢、武钢等大型国企的板材和特种钢产品。

让一少部分人先富起来,把大部分人熏死,这从不是改革开放的目标,却在某种程度上成为现实。笔者绝无仇富情结,像李彦宏马云、李书福、任正非企业家,他们的富有丝毫不会让笔者有任何妒忌。相反,即使在我最穷的时候,也真诚希望中国能出现千千万万个这样的有钱人。

中国民营钢企的未来在哪里?他们是否有能力在规模和技术上走在前列?很遗憾,我找不到答案。从过去20年民营钢企的发展看,它们有足够的机会去提升自我,但民企却热衷于产能野蛮生长,资金用于中低产品的市场份额,和大型国企在技术和产品层次的差距在拉大。

还有个例子,俄罗斯国有企业私有化后,新的私人老板发现很容易赚到让他们过上奢华生活的财富,做技术研发、风险投资的动机便开始弱化。所以,俄罗斯国企私有化后的四分之一世纪,不但没有诞生一家世界水平的名企,原有的工业能力也大幅度消失和退化。必须承认,并不是每个企业家都非凡到有成就一番伟业的雄心,多数不过是要过上个“人上人”的生活罢了。

很多中国的钢铁民企,难以给高端人才以精神归属感,这是它与钢铁国企竞争中的一个弱项。当一个科研人员忘我工作时,换得的是老板生活更奢华,海外资产转移更多,豪车更贵,那对该技术人员的价值观是个挑战。所以,中国军工航天领域薪酬待遇一般,但却有大量科研人员能够牺牲休息和假期来赶项目,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些行业将人的价值,与金钱之外另一个无形但却更重要的精神满足及人生价值联系在一起。

当然,国企在体制机制上也有很多问题,也需要大力改革,但这不在本文讨论的范畴。

笔者坚决支持民营企业大发展,这是增加市场竞争性和活力的必然选择。我更秉持市场公平的原则。但中国钢铁业发展中,却有些令人匪夷所思的现象。

譬如,以广西防城港武钢基地项目和湛江宝钢项目为例,笔者实在不明白国家发改委2009年强制叫停这两个优质项目的逻辑。

广西地处边疆,在重工业上一直比较落后。防城港有优越的深水岸线,周边多山区丘陵,人口密度不高,常年海风吹袭,水资源充足,是建设大型钢铁企业的理想之所。武钢看到这个机会,遂和广西当地企业合作规划建设千万吨级的大型钢铁联合企业。该企业将极大缓解西南地区钢铁产能不足的问题,除广西和粤西地区,还可以满足云南和贵州市场需要。

从任何一个角度去考察,这都是一个利国利民、符合国家所有政策的优质项目。武钢计划投资600亿元来建设该项目,也是作为国企对国家经济的一大贡献和责任承担。但热火朝天筹建中的该项目,却在2009年被国家发改委叫停,理由是“钢铁产能过剩”。

从图表2中可以看出,国家发改委叫停防城港项目后,到2014年的五年多时间,中国钢材产量暴增了近4.3亿吨。按照国家政策,新上钢铁项目或钢铁企业新增产能要报国家发改委审批,在叫停武钢项目后,国家发改委又批准了这么多的新产能,这如何解释?本来就畸形发展的河北省钢材产能,则从2009年的1.35亿吨,大增34%至2012年的1.8亿吨。这又当何解?

同样命运的还有湛江宝钢1000万吨项目,在金融危机后也被同样理由叫停,一直到2012年才获批准。这两个项目,都是采用世界最先进的技术设计建设,污染排放和综合效益都属国际一流水平,都属于极大优化中国钢铁产业布局的项目。

但这样的两个超级优质项目,却遭遇了同样的命运而耽误四年之久。这四年间,技术落后、污染严重的部分民营钢铁产能却疯狂地扩张。

逻辑更不通的是:2012年,中国钢铁业市场增速放缓,钢铁企业寒冬即将来临。发改委在这个时候又批准了上述两大项目,难道不担心会进一步加剧未来的产能过剩?

作者为旅居新加坡的工学博士 董玉振




特别提醒:本站作为信息发布平台,信息均由用户自行发布,所涉及的全部信息(包括图片等)仅供参考,真实性未经证实,请谨慎采用,风险自负。本网站不保证此信息完全真实、全面、有效,也不构成任何建议。详细请见本站法律声明。双方在交易时应主动核实对方身份及所发布信息真伪。如发现虚假信息,请及时报告给我们。
相关资讯
    安全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