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租赁资讯 > 正文
厦门大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的精日事件,党员田佳良背后的猫腻与双面人生
发布时间:2018-04-22  来源:网络  作者:

这几天,国家奖学金受益者、党员、学生会干部、厦门大学2017级海洋与海岸带发展研究院博士研究生——田佳文的破下限精日言行被曝光。知乎上有关 田佳良的话题(整个提问)大多已被下了时间线或被限流,难以检索到,所以笔者有必要在微信公众号中再次发文。


当网友们深扒田佳良后,发现很多信息细思极恐:


田佳良3年前原本是应聘辽宁葫芦岛市绥中县中学当老师,家住旁边的兴城县,不知怎么操作的,就进了厦大国家重点科学实验室成了国家级人才。

葫芦岛绥中县中学的招牌教师初审名单如下:



田佳良的严重论文抄袭行为也被曝光。厦门大学的研究生院招生办的招生审核不到位,有必要加强质量把关。


网友们在数据库的论文检索结果如下:


结论——100%的部分存在抄袭嫌疑!包括论文标题!


原文章:《中国水市场的运作模型研究》-《北方经贸》2014年07期
红色部分:《中国水市场的运作模型研究》-《水利水电科技进展》2001年04期
蓝色部分:《培育水权交易机制,促进水资源优化配置》-《水利发展研究》2001年01期
绿色部分:《关于建立我国水权与水市场制度的思考》-水信息网,2002年9月25日



田佳良在“辽宁师范大学”读本科期间 居然申请了奖学金,那时她申请奖学金的主要事迹里面有:“党员(第一批入党),学生会副主席,”




下面是田佳良的个人素质展现,怎么看都不像一个正儿八经进入厦门大学的研究生,倒像是外围女:



而且她本科的一些奖学金评选过程比较诡异,在微博上获得100次点赞和50次转发,即可获得评选资格,她先是在微博上声称自己是某老师的外女,暗示其他校友点赞或转发。


目前辽宁师范大学已经发文承诺调查田佳良的信息:


该精日 申请入党的动态也不忘高调发微博:



现在精日入党也是越来越多了。大学生入党的政审越来越走过场,入党对于他们来说,不过就是多个阶梯而已。

现在精日已经渗透到了各个角落,从武警到 军队、到法院、到公安,各大国际机器里面都有精日。这1年来网上爆出来的公权部门的高调精日已经太多了,这里就不多说了。

物以类聚,田佳良的男友 赵郁鑫 也被曝光是精日,情节甚至更严重,而且已经通过公务员政审阶段哦!

(只是目前公众的目光主要集中在田佳良而非她男友身上。)

想想微博民族主义大V“上帝之鹰”全家的户籍信息如何被精日人肉出来、家人受到人身安全威胁,公安部门里是否有卧底,细思极恐。。。。。。痛心啊!


关于“上帝之鹰”遭受精日迫害,详见笔者微信公众号于2018年3月22日发布的文章《精日势力对微博大V“上帝之鹰”的人肉、迫害、抹黑,深入了解精日舆论战制造的白色恐怖》,查询历史资料或者或者回复“白色恐怖”查询该文章。


田佳良使用的精日行话中有几句还是我第一次看到的,作为研究精日的日常工作,有必要收录下来,比如“支意盎然”、“恶臭你支”、“恶臭国人”、“支事”、“支人之所以为支”。



下面是田佳良本科期间的“自白”,正是她的双面人生中的另一面,其中“热爱祖国、“没有给广大同学带来任何不良印象”、“性格随和”这类词组听起来让人有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


这种用另一面展现在宣传材料里的精日该有多少呢?说不定你平时钦佩的一个三观很正的公众人物平时就是个精日。




反正田佳良也不怕大家截图,有点昭和气质,此人居然还有不少粉丝:



田佳良自己作为女性,辱骂其他中国女性也是很凶的:



和那些洗地的精日一样,田佳良粗暴地给“支那”一词正名:


关于“支那”一词的侮辱性意境由来,笔者早在2017年7月12日发布文章《“支那”一词是否为贬义词》中已经论述了。

查询历史资料或者 回复“支那”查阅该文章。


厦门大学研究生招生招进这种人不利于厦门大学的声誉,厦门大学应该开除其研究生学院学籍:



田佳良 这个精日之所以被曝光,全怪她自己太高调,打开厦门大学研究生入学通知书、入党写申请都要po图,还有成千上万的精日不是那么爱发动态的,则潜伏在社会的各个角落。反正田佳良自己是不在乎被曝光的,我们就随了她的愿吧。

《唐人街探案2》剧组的编剧程客佳 要不是因为精日的精神通病——热衷撕逼骂脏话,也不至于被挖出来。

之前只是议论《唐人街探案2》涉嫌抄袭《双瞳》的剧本,我是在大年初2看完《唐人街探案2》之后好几周才知道其编剧 程佳客是精日的。

关于程佳客以及最近各种破下线的精日公众事件,详见笔者微信公众号2018年3月18日发布的文章,查询历史资料或者回复“精日公众行为”查阅该文章。


不管是程客佳 还是 田佳良, 这两个精日都展现出了一个精日的典型精神特征——“肾上腺素能够长时间维持高浓度,撕逼耐力强,容易亢奋,且持续时间长,言语粗俗,性格残暴”。

这也是笔者研究精日这些年得出的统计结论之一。

精日会持续争论直到没人再去理睬那个已经争执了几千楼的贴子为止。。。。。。。

这种偏执只能用宗教式的狂热来衡量,根据我以前的实时观测统计,那些精日在争论过程中,情绪非常激动,非常愤怒,脏话密度高,语句不堪入目。


越来越多 田佳良及其男友这样的人未来进入国家机构单位,后果。。。。。。

(好在田佳良最终没有待在葫芦岛市绥中县的中学当老师,否则那些中学生的三观令人堪忧啊)


厦门大学目前还没有给出调查细节,希望厦门大学调查方能够正视社会的疑虑。




特别提醒:本站作为信息发布平台,信息均由用户自行发布,所涉及的全部信息(包括图片等)仅供参考,真实性未经证实,请谨慎采用,风险自负。本网站不保证此信息完全真实、全面、有效,也不构成任何建议。详细请见本站法律声明。双方在交易时应主动核实对方身份及所发布信息真伪。如发现虚假信息,请及时报告给我们。
相关资讯
    安全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