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租赁协会信息 > 正文
融资租赁业营改增政策不适应实体经济发展需要应进行微调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6-09-28 11:30

 
发布日期:2016-9-14
来源:《新金融评论》2016年第4期(总第24期)
伴随着财税【2016】36号文件的出台,全面营改增的靴子落地,营业税正式退出历史舞台,融资租赁业的增值税税负较试点阶段发生了较大变化,对融资租赁业的影响也是有利有弊。全面营改增已经施行四月有余,新的税制调整给融资租赁行业带来哪些变化和影响?还有哪些问题尚需明确?
上海新金融研究院(SFI)学术委员、上海银监局局长廖岷
指出,我国以增值税取代营业税的改革,无论对宏观经济运行还是融资租赁业长期发展,都具有重要意义。但目前关于融资租赁业的营改增政策仍存在改进空间。应充分考虑融资租赁业在实体经济中发挥的特有作用,对现行营改增政策进行微调,从而达到为实体经济减税、刺激经济运行的目的。
融资租赁业营改增概况
在我国,融资租赁业共有外资融资租赁公司、内资融资租赁公司和金融租赁公司这三种公司类型,其中内外资融资租赁公司由商务部监管,金融租赁公司由银监会监管。近年来融资租赁业迅猛发展,截至2015年末,三类融资租赁企业总数为4508家,同比增加了2306家,增幅为95.49%,其中金融租赁公司44家;融资租赁合同余额约为4.44万亿元,同比增加1.24万亿元,增幅为38.8%,其中金融公司融资租赁合同余额1.51万元。
1. 营改增试点阶段主要政策
融资租赁业是最早参与营改增试点的行业之一,在试点阶段,主要针对融资租赁业中的有形动产租赁进行营改增,试点阶段主要规定了有形动产租赁服务增值税税率17%,差额计缴增值税;对符合条件的融资租赁业务增值税税负超过全部租金的3%部分(试点之初为超过租息的3%) 实行增值税即征即退。
2. 全面营改增阶段主要政策
在试点之后的全面营改增阶段,根据2016年新颁布的相关政策,融资租赁业的增值税税负较试点阶段发生了较大变化。如将租赁服务按不同性质及不同租赁物进行了区分,适用不同的税率,其中售后回租服务改为适用6%的税率,不动产租赁适用11%的税率。
营改增全面推开对我国融资租赁业的影响
2016年3月,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联合下发《关于全面推开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的通知》(财税〔2016〕36号,以下简称36号文),宣布自2016年5月1日起,在全国范围内全面推开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建筑业、房地产业、金融业、生活服务业等全部营业税纳税人,纳入试点范围,由缴纳营业税改为缴纳增值税。其中对于融资租赁业的增值税政策,较试点阶段进行了较大调整,设置了多档税率,并将不动产租赁纳入了营改增范围。
(一) 全面推开阶段政策变化及其影响
1. 有形动产融资性租赁业务税负影响
根据36号文,有形动产融资性租赁业务区分为直租业务和售后回租,适用不同的税收政策。直租业务基本没有变化,税率仍为17%,税基也基本与试点阶段相同。而售后回租变化明显。
36号文将售后回租归入贷款服务,税率从17%降至6%,税基仍为租赁息差,并且规定了本金可以直接进行进项税抵扣,不需提供本金发票,解决了原来部分售后回租业务本金发票无法取得的问题。租赁公司售后回租税负下降明显,降幅近2/3。
但36号文同时规定了下游企业不能作为进项抵扣,如果将出租人和承租人税负合并来看,合计税负较试点阶段大幅上升,试点阶段出租人所纳增值税全部可交由承租人抵扣,因此两相比较,上升金额即出租人所纳增值税。即使较营业税模式下,合计税负也略有上升,即由息差的5%升至6%。售后回租丧失了相对银行贷款的节税优势,对融资租赁业的发展速度、业务模式、定价结构及行业竞争力等各方面产生较大的影响。
2. 有形动产经营性租赁业务税负未变化
36号文并未对经营性租赁业务税收政策进行修订,经营性租赁业务税负仍沿用试点阶段政策,实际纳税额为租息的17%,未发生重大变化,融资成本不能抵扣的问题仍未解决。
3. 不动产租赁纳入营改增范围
不动产租赁方面,由于试点阶段并未进行增值税改革,一直沿用的营业税政策,税基为租赁息差,税率为5%。营改增全面推开后,将不动产租赁纳入了营改增范围,36号文规定了营改增不动产租赁执行11%的增值税税率,区分不动产的融资性租赁和经营性租赁,税基分别为租赁息差和租息。较改革之前相比,税负上升一倍以上。
如果将出租人和承租人合并考虑,虽然融资租赁业税负增加,但承租人可以获得原来无法抵扣的租息部分作为进项税抵扣。两者相抵,整个经济链条的总税收并未增加,反而有所下降,下降额即原营业税纳税额。
4. 其他展业影响
(1) 有助于解决资产转让难题
试点阶段,融资租赁企业代收租金后,因为银行业尚未进行营改增,无法收到进项税发票进行抵扣,这一问题在营改增全面推开阶段银行业纳入营改增后可以得到解决。
(2) 或推高融资成本
融资租赁业目前主要资金来源为场外银行借款,36号文规定,场内无担保拆借业务产生的利息收入免征增值税,免征范围不包括场外拆借,银行需对场外同业往来利息收入缴纳增值税,如果银行将这一税负向融资租赁企业转嫁,将导致融资租赁业资金成本上升,甚至推高社会的融资成本。融资租赁业另一个主要资金来源为发行债券,债券的购买方以银行为主,由于36号文规定持有债券的利息收入需缴纳增值税,因此面临同样的问题。
(3) 金融租赁公司逾期90天以上应收未收利息问题
36号文在确认逾期90天以上应收未收利息暂不缴纳增值税的主体时,未将金融租赁公司包含在金融企业范围内。由于金融租赁公司是由银监会批准的持牌金融机构,实际应当被包括在金融企业范围内,并与其他金融企业一样,对逾期90天以上应收未收利息暂不缴纳增值税。
(二) 全面推开阶段政策影响总结
综合来看,营改增全面推开阶段对融资租赁业的影响有利有弊。有利的方面,一是对于融资租赁业本身而言,因最主要业务即售后回租税率下调,税负整体有所下降,二是解决了试点阶段产生的资产转让问题、部分售后回租开票问题等。有弊的方面,一是售后回租承租人不得抵扣,丧失节税优势,二是经营性租赁税基、资金成本可抵扣范围等问题仍未解决,又新添了场外融资、逾期利息等新问题。融资租赁业在营改增三个阶段的主要业务税负变化如表1所示。


安全联盟